励精连珠教室
[主页] [连珠简介] [规则制度] [连珠教室] [网上实战] [段级测评] [连珠史记] [棋手封神榜] [加入收藏夹]

五子棋世团赛陈伟日记

2006年4月28日

  2006年4月28日早上,我和吴昊、朱建锋、葛凌峰四人登上了飞往赫尔辛基的飞机,然后转机去爱沙尼亚塔林。回想起筹备这次比赛的曲折过程,心里很是感概。

  2月的一天,我跟安茨(Ants Soosyrv,资深高手,本次比赛的组织者之一)在网上聊天,他希望中国这次能组队参加5月份在塔林举行的第六届世界团体赛,我思量了一下这事,感觉中国五子棋发展了这么多年,应该在国际舞台上展示一下这些年的发展成果了。这次团体赛的轰动效应该比2003、2005年的个人赛要大,对五子棋在中国的发展也会有很大的推动作用。

  今年2月,五子棋在中国正式立项,由中国棋院管理。但棋院的领导忙着成立协会的事,对这次比赛只表示了声援,没有条件提供太多实质性的帮助。

  我开始征询国内高手的意见,很快得到了吴昊和朱建锋的支持,由于要自费,一番周折后,终于找到了葛凌峰一起组成了这支代表队。

  机票并没有想象中的好买,提前一个月就没有票了,签证迟迟出不来,票价又步步攀升,从平时的6000往返涨到了9800。我不断打电话了解其他几位队友的经济承受能力,小朱说机票超过8000就很难接受了。关键时刻,葛凌峰表示愿意帮助小朱,终于,这次比赛得以成行,所以,我很感谢葛凌峰。

  到达赫尔辛基大约是当地时间14点,还有6小时才能转机塔林,于是我们就利用这个时间练棋。我不禁对吴昊纯熟的棋谱、精准的算路,对朱建锋快速的计算能力感到佩服和羡慕。这两名年轻棋手在近几年的比赛中都表现出色,是中国新星。葛凌峰则是上海的老一辈棋手,功底深厚,成绩一直很稳定。

  反观自己虽然被那么多的光环所笼罩,却快两年没参加比赛了,加上这段时间由于领队的杂务较多,棋也练得少,除了在大赛经验上、对国外棋手的了解上有优势以外,状态并不是特别好,但我自己一直很有信心,觉得这次一定会有好成绩。我们在一起分析棋局,我给大家介绍各国代表队的优劣,6小时很快就过去了……

  安茨和安度(Ando Meritee,目前世界顶级高手,他们同为爱沙尼亚人)亲自到塔林机场迎接了我们。顾不上欣赏异国风光,我们就直接回到住处,马上开始拆棋,29号拆了一天。

  晚上开幕式后,我们参加了抽签,第一轮抽到的对手是瑞典队。我们回去开始分析瑞典队的特点,4个棋手都曾经参加过世界个人赛A组的比赛,所以水平都不可小视,其中斯蒂芬·卡尔森(stefan karlsson)更是欧洲三巨头之一,从1993年起每次都在A组比赛。但瑞典队有一个弱点,就是虽然算路好,但对流行棋谱的了解不多。所以我们决定争取在开局上占优。

  此次比赛一日两轮。

2006年4月30日

(第一轮)

  4月30号,比赛终于打响。我和小朱按照赛前的商讨,都开的松月局。

  我和卡尔森·史蒂芬开局后,他选择了2打。这是一个苦战的变化,定式比较长。

  吴昊的对手荷曼森·汉纳斯(Hannes Hermansson)1998年来过北京参加第二届世青赛,那次比赛中他赢了我,并夺得了冠军。没想到他在第55手走出了长定式就求和,真是没有斗志,吴昊没同意,在中盘积极组织强有力的进攻,最后抓住对手的一个失误取得了胜利。

  小朱的对手布约恩·埃里克森(Bjorn Eriksson)则特地变换了思路,在第五手换了一种走法,我们对此都有所准备,所以我想应该不会太吃亏。

  葛凌峰的对手高力兹·约阿希姆(Gaulitz Joachim)曾是瑞典冠军,国内比赛成绩很好,但国际大赛成绩却一直不如他的队友,他给葛凌峰开出了一个必败的变化,虽然老葛记不大清定式了,但还是在中盘把他做死。

  第一轮的成绩我们3胜1平,比我们预想的要好。中国以这么大的比分战胜瑞典队,各个参赛队都对我们刮目相看。


交换,卡尔森·史蒂芬 0.5-0.5 陈伟(白),5a:8


汉纳斯·荷曼森 0-1 吴昊(白),5a:10


布约恩·埃克森 0-1 朱建锋(白),5a:12


中国队第一轮首盘胜利:高力兹·约阿希姆 0-1 葛凌峰(白)

(第二轮)

  下午第二轮,我们将迎战的对手是强大的俄罗斯一队。因为上午的“开门红”,大家的心态都显得很自信。我的对手是弗拉基米尔·苏切可夫(Vladimir Sushkov),曾数次获得世界锦标赛亚军,我对他比较了解,2003年在瑞典第八届世界杯上我们经常一起拆棋,聊天。

  那一次他战胜了几次的世界冠军得主安度·麦力蒂。我对他的棋士精神是很敬佩的,但我不会因敬佩而产生畏惧,尽管我以前从没在正式比赛中与他交过手。

  在比赛前我跟他开玩笑:“这次我一定要战胜你!”他笑着回答说:“祝你好运!”

  我选择了自己研究最深的瑞星局(这是我在1999年第六届世锦赛上战胜当时世界排名第四的日本奈良秀树九段用的开局)。前11手是正常定式,12手他略加思索,选择了H10团方块的变化,这些都在我的意料之中,后面几手双方正常应对,直到22手白棋反三,我长考之后选择了走中间。

  白26手之后,我觉得黑棋实战的下法可以控制住右边的白棋进攻,抢占左边的先手,觉得黑31手后局势对黑棋有利。32强防之一,由于白棋在左上子力分配较多,黑棋直接进攻并不能得到什么好处。于是我选择了33走G7的下法,这一手可以连接黑棋左边、下边、左下三面的棋,这样给白棋提出很大的考验。

  34白棋选择在上面牵制的下法。我长考40分钟算下面的连杀,因为白棋始终在f9,h7这路斜线上存在反杀,我35先防守了白棋一步,但里面蕴藏杀机。如果白回来防黑棋,黑棋可以先手组织强烈的进攻,白棋的防点也不好选择。

  苏切科夫略加思索,36果然如我所料下出了D10。这一步棋白棋在局部非常强,黑棋防守很困难,他可能不认为下面的黑棋有必胜。这时双方时间都所剩不多,我快速计算,验证我前一步时的计算,然后开始连续的进攻,37至46白棋基本上都是唯一的防守,大家算得都很清楚,没有费什么时间,47手是局部的妙手,48直接挡四三点黑棋左下则有一子双杀,我想他可能开始没有算到这一步棋,所以才走的36。48无奈的防守,49、51的下法后,52最强手应该防在左边,可以给黑棋制造出一个四四禁手。但黑棋走K4可以必胜。结果他实战的52直接走到了中间,后面黑棋简单胜。

  此时场内的其它比赛都已经结束了,很多人在旁边看这盘棋,安度也在观战的行列之中,大家都被黑棋精彩的攻杀所震撼。

  此轮比赛吴昊战胜了实力强劲的琴晋·康斯坦汀(Chingin Konstantin),朱建锋由于在松月局中没有继续采用对瑞典人的下法,而是走入了俄罗斯人所熟悉的套路,黑棋很快就胜了。这盘棋在变化选择上有问题,小朱输的很遗憾。俄罗斯第四台的萨芙拉索娃·尤丽娅(Savrasova Yuliya)给老葛走了一个不太了解的变化,老葛应对出现偏差,黑棋立即就有了强大的进攻手段,老葛很快败下阵来。

  在萨芙拉索娃·尤丽娅身上,倒真应验了那句“谁说女子不如男”的说法,她除了取得了她所参加的每一次世界女子锦标赛的冠军以外,还是世界锦标赛的第九名,她最近一次的冠军是在俄罗斯联赛冠军,堪称世界连珠女子第一人。

  这一天中国队的比赛结果让参赛的各国选手非常惊讶,而国内的爱好者都为之振奋,几次的世团赛冠军俄罗斯一队居然和很少参加世界大赛的中国队战平,而且是作为世界顶级棋手的第一、二台苏切科夫和琴晋负于中国队。从小分上讲,他们已经输给中国队了。

  回到住处大家特别高兴,赛前预订争夺奖牌的目标也被更改为循环赛前两名,然后拼金牌。

  除了小朱那盘棋以外,我们重点对葛凌峰的棋进行了分析,由于是一个少见的变化,大家都比较关心,这时,我们当中对棋谱知识掌握最多的吴昊说:“这是一个上世纪的老谱,没什么可研究的,白棋简单胜。”

  吴昊接着给我们拆解了一些主要变化,我们大概看了看,都觉得有道理,就没有深刻研究。于是大家开始讨论如何4:0大胜爱沙尼亚二队。


第二轮:陈伟(黑) 1-0 弗拉基米尔·苏切科夫


交换,吴昊 1-0 康斯坦汀·琴晋,5a=8


交换,谢尔盖·阿特米耶夫 1-0 朱建锋


-,尤丽娅·萨芙拉索娃 1-0 葛凌峰,5a=6

2006年5月1日

(第三轮)

  今天,我们四人早早就到了赛场,我看安度正在给爱沙尼亚二队的一台伊路·蒂姆(Ilu Timo)摆棋,见我走过来,安度用警惕的眼神看着我,我想他们肯定在商量什么招数对付我,不方便我看,那我就走开好了。

  第三轮比赛开始了,伊路·蒂姆开出了疏星局,前几手我都按照定式迅速应对。结果他走出了昨天让老葛输的那个变化,安度教了你半天就走这个呀,虽然心中暗喜,但我还是沉住气,在脑子里回忆了一下昨天研究中的这个变化,算了5分钟,开始在棋盘上落子。旁边的队友也露出愉悦的表情,似乎在为我即将拿下一分而感到高兴。

  走到白14跳三,伊路·蒂姆略加思索防在了上面,这与我们预先研究的不一样。我突然发现白棋好像并不容易取胜,我脑子里开始胡思乱想:是这边白胜不了,我中了他们的圈套?还是白棋能胜,黑棋这一步只是拖延一下时间?

  这时我忽然想起吴昊说这个变化是白棋简单胜,想来想去觉得吴昊不会说错。于是,开始计算白棋的进攻,除了还原昨天的研究,我根本没有什么进攻的方法,只能防。我在计算十几手以后的变化,感觉黑棋虽然能抢到先手但并不一定能取胜,回来再防白棋还是防不住。

  我又计算了10多分钟,按照原计划在棋盘上落了子。双方飞快的下到了黑25。我突然意识到自己误算,因为白棋没有防点了。我一次又一次地努力计算白棋的防守,但简单的两三步杀实在没有什么可看的了。

  我停了棋钟,在记谱纸上签字认输。

  我静静地坐在那里,回想输棋的全过程。仅仅半个小时,就让我深刻地体会到了从高兴到悲伤的起伏,竞技体育的魅力和残酷就在于此罢。如果不是心有杂念,满脑子想着简单胜,以我的棋力也不至于算不清楚这十几步的变化。

  这时,安度走过来,指了棋盘上一个点,说白16才是最佳的下法。他安慰我:不要放在心上,在比赛中输棋是很正常的。

  这一轮幸好我的三位队友都取得了胜利,对爱二这轮我们3:1胜,积分仍然是并列第二。

  伊路·蒂姆虽然在爱二这个弱队当第一台,但目前世界排名第20,也算世界高手,输给他也没有什么,我这样安慰自己,调整心态。下午我换了一件新的衬衫和领带,早早来到赛场,争取把上午的不愉快都忘掉,重新建立起信心。


第三轮:伊路·蒂姆(黑棋) 1-0 陈伟 5a:6


-,吴昊 1-0 雷尼·帕杰斯特 5a:10


交换,朱建锋 1-0 米克·奥布里卡斯 5a:6


交换,桑德尔·苏兰 0-1 葛凌峰 5a:7

(第四轮)

  第四轮的对手:芬兰。

  芬兰队的第二台朱希(Ikonen Jussi)在赛前曾来北京和很多中国棋手交流过,实力上和我们有一定差距。但他们的一台撒仁帕·萨姆力(Saarenpaa Samuli)曾获得瑞典公开赛亚军,在网上也很有名,世界排名在80多位左右。萨姆力在前一天的比赛中与世界冠军安度顽强拼搏了100多手才告负,不仅如此,他们还在第一轮还以2.5:1.5的比分战胜了日本队。我们由此分析芬兰的2、3、4台相对来说比较好对付。此时我们在积分上与俄罗斯(1)队并列第二名,于是我们又订出了4:0或3.5:0.5战胜芬兰队的目标。

  作为中国队一台,我不敢掉以轻心,我想先确保不输,然后争取稳中求胜。

  我再次执黑以瑞星开局,很快走完前十手的定式。然后,我思量了半天,选择了实战中11的下法,这个下法与最流行的下法相比,白棋略有优势,我想或许能出奇不意。

  没想到对手丝毫没慌张,似乎早有准备,迅速走出一套非常强的下法,双方快速的弈至22手。这时,我感到了压力,经过10多分钟思考后,在23手我挡了白棋一个眠三,24又是很正常的强防。这时白棋在左上和右下都有进攻的手段。我25手防在了中间,白棋已经有进攻的机会。

  这时,我希望对手选择一个方向进攻,因为我看不到白棋取胜的方法,也许我可以通过防守找到一定的机会。结果在26,萨姆力又稳健的防了一手,我没有可进攻的棋。如果防守,整盘棋会更被动。

  经过半小时的长考,我还是决定用进攻来消减对方的优势。我们平稳地交换到了40手,下面的空间也被压缩得差不多了。这时,我深深吸了口气,起身瞟了一眼其他三位队友的棋,小朱和老葛的局势非常好,已基本能胜了。

  吴昊的棋开局占优,但白棋攻了很多手后,怎么变成黑棋优势了?一定是吴昊误算了,这盘棋看来赢的机会已经很小了。我这盘要不胜,目标就实现不了了。

  我仔细计算了当前的形势,白棋右下虽然有很多棋,但找不到必胜的方法。41手,我在左边下了一个通三路,对白棋右下的进攻还有一定的牵制,同时局部很强,可以从左下连接到右上。

  这手棋让世界冠军安度在内的很多棋手都甚感惊讶。这是典型的“欧洲流”,在对自己算路非常自信的情况下,只要计算出对方没有胜,就搞出这种激烈的对杀,让局势复杂化,期待对手出错。相反,“日本流”的下法则是追求平稳,慢慢占优,伺机取胜。

  对手没有急于求胜,依然稳健地进行防守。我不管右下的白棋,49手可以在右上组织强烈的进攻,但找不到必胜的方法。为了控制局势,我选择了实战的下法。直到57手,黑棋还是没VCF。

  白棋开始在右下进攻,我准确地防守到63手,白64先手把上面黑棋挡住。在66做出了局部好手,从左边VCT的进攻,同时在右边的VCF抓A位的四四禁手。这时,我走出了67手的败招,我只算到右边的四四禁手,却忘记了可以先在右边A位冲四后,再回来防守左边的下法,并且错误地认为左边白棋的进攻有反杀。

  萨姆力在74手巧妙地一做,两个反杀都不成立了。

  我郁闷地投子认负。

  这一轮中国队与芬兰队战绩是2.5:1.5。


第四轮:陈伟 0-1 萨姆力·撒仁帕 5a:10


朱希·伊科恩 0.5-0.5 吴昊


朱建锋 1-0 卡瑞·海科恩 5a:8


交换,葛凌峰 1-0 马可·派利卡

2006年5月2日

(第五轮)

  昨天回到住处,分析了形势,由于芬兰这一仗我们没打好,已经落后总积分第二名的俄罗斯一队,为了跻身前二,我们必须零封日本队。因为按此次赛制,如果争不到第二名,三和四的循环赛排名是一样的,循环赛的成绩不带入决赛。即使在日本队身上丢掉一些分数,也不会威胁到排名前四的位置。

  于是我们制定了不惜冒险,全力进攻的策略。

  日本队在前三轮表现较差,只得到3分。日本人找来了一条写着“必胜”的白布缠在头上,似乎还真起了作用,在力克俄罗斯二队后,状态渐入佳镜。

  比赛开始了,冈部宽给我开了瑞星局,我按照常见的开局定式快速应对,不想走什么变化。黑15活三不是常见下法,2002年北京公开赛上我下过一盘。当时刘翀执黑,不过17走在了反方挡活三。

  实战时冈部宽的下法很强,我觉得18、20和22的应对是不错的,占据了外势。这时我认为中后盘也许会有机会取胜。

  这时,我顺便看了一下其他三台的棋,第三台的大角友希给朱建锋开出了黑棋大优的名月局,朱建锋的棋风就是进攻能力强,计算准确。看到这种局面,朱建锋马上交换,经过长考,走了一套并非是棋谱定式中的进攻,大角友希哪里招架得住朱建锋强大攻势,几十手的应对后,投子认负。

  吴昊思考了一段时间,开出了瑞星局。老葛也是瑞星局,饭尾义弘走了一个不常见的黑11,大家都还在苦战。再回来看自己的棋,冈部宽的23和我想的一样,我本来想直接走38位的,但有点担心黑棋上面的进攻。

  黑25、27走完后,我有点后悔24的草率,黑棋多了右下的连接局势很好。我现在很难判断28的防守,黑棋到处都很强,也许直接走在30位会好一些。实战的29和31的下法让我很痛苦。32为了限制左上的黑棋进攻,我没有算出33、34后黑棋的取胜手段。

  但走完35手后,我立即意识到自己犯了错误,但为时已晚,黑棋连续的VCT取得胜利。后面吴昊在大优的局面下没有取胜,与高岛纯也言和。

  葛凌峰的棋进入读秒阶段,双方都没机会。老葛按照我们赛前的思想,不愿和棋,在最后下出错招,饭尾义弘侥幸获胜。

  中国队1.5:2.5落败。

  这是中国五轮以来第一场落败,而且是输给日本队,循环赛前2名的希望破灭,我们此时此刻的心情,只有两个字:

  沉痛……


第五轮 冈部宽 1-0 陈伟 5a:10


吴昊(黑) 0.5-0.5 高岛纯也 5a:17


交换,朱建锋(黑) 1-0 大角友希 5a:29


饭尾义弘 1-0 葛凌峰

2006年5月3日

(第六轮)

  接下来的目标变成了确保循环赛前四名,我们必须在接下来的比赛中与爱沙尼亚一队打平,每个人都力争不输棋。

  这一轮我的对手是世界冠军安度。我开出瑞星局,希望能得到半分。前11手定式,12手安度走的这手棋已经在前几轮走过很多次了,基本上都取得了胜利。我因此在赛前稍微作了一些准备,很快到了17手。

  安度18手白棋活三出乎我的意料,因为此前我一直认为这种走法不好,所以对这种变化的准备并不多。21手棋我如果直接走在23位可能会好些,但我们在下面拆棋时自己随手走了跳三的21,当时大家并没有走出太强的应对,我就认为我这样走是正确的。

  然而,事实上,这是我的一个重大失误,至此之后,我完全陷入了非常被动的局面。

  安度24和26的下法很强,由于L11存在一个四四禁手,所以给我的防守带来的很大的困难。27走在28位本该是最强的防守,却因21的误着变成了必败。

  我没有办法,27放在了实战的位置。28、30的下法白棋迅速走出,白棋产生了巨大的优势。31我长考后防守,并没有发现白棋能有取胜的手段,直到35手都在我的计算之内。

  36好棋,白棋在局部已经被防住,但其优势又蔓延到了下面,直到41手,黑棋走出了精确的防守,瓦解了白棋右下的强有力进攻。安度的42又是一步好棋,不但占住了下面的空间,还激活了右下的白棋,43手,我强防,使白棋的多种进攻方式都存在反杀。

  白44跳三的目的是想给黑棋增加一个长连,45必须先冲,否则白棋占据这一点则必胜。直到53,我才松了一口气,感觉又顶住了安度的一轮进攻。

  安度思考了一段时间,走了54和56,此时我并没看到白棋有多强的手段,就随手防在了57位,白棋开始了VCT抓黑棋四四禁手,59可以反方向挡的。但白棋左边的优势会非常大。57走在58位冲四再走57位会好很多,但白棋同样可以把优势蔓延到左上,黑棋一路太苦了。用安度自己的话讲,黑棋57还有防和的可能,但上面同样还会有非常多的考验。

  这盘棋的输掉,让我清楚地认识到了自己和世界冠军的差距。这盘棋从始至终,安度都有效的控制着局势,全盘的空间连接非常好,我没有一点可乘之机。

  大家有兴趣可以研究一下黑棋从23手之后每一手防守位置改变后的结果,尤其白棋所蕴藏着的各种杀招。

  我们中国的棋手往往重研究,而在自己未知局面下的中盘力量则相对有限,尤其是引导和驾驭全盘思路方面的能力更是需要向安度这样的高手学习。

  另外的三名队友分别战平各自对手,三盘都下都非常好,尤其吴昊那盘,更精彩,黑棋的进攻很犀利,白棋的防守非常精确。


第六轮 陈伟 0-1 安度·麦力蒂 5a:10


泰姆拉·图耐特 0.5-0.5 吴昊(白) 5a:I7


朱建锋(黑) 0.5-0.5 伦茨·约翰 5a:24


爱伏·欧尔(黑) 0.5-0.5 葛凌峰 5a:10

(第七轮)

  最后一轮可以说非常没有悬念,因为正好把积分接近的队排成对手。爱沙尼亚一队—俄罗斯一队,中国队—俄罗斯二队,瑞典队—日本队,芬兰队—爱沙尼亚二队。这无非是决赛的预演,大家都没什么心气,因为循环赛的成绩并不能带入决赛。

  我们这时排位第三,领先第四名的俄罗斯二队1分,第五名的瑞典队4分;落后于第二名的俄罗斯一队4分。

  我和我的对手都无心恋战,迅速握手言和。紧接着吴昊也和棋,小朱和老葛却意外地迅速负于对手,最后中国队1:3大比分负于俄罗斯2队,积分依然排位第四,俄罗斯2队以高出中国队成绩1分成绩排位第三。

  这一轮中国队是唯一大比分负于对手的一轮,显然大家都没有竭尽全力,一方面大家想保存实力,另外也可以给对手以假象。

  大家都清楚,真正的硬仗在最后两轮决赛!


第七轮 巴威尔·萨尔尼科夫 0.5-0.5 陈伟 5a:6


吴昊 0.5-0.5 康斯坦汀·尼科诺夫 5a:10


米哈依·雷萨科夫 1-0 朱建锋 5a:6


葛凌峰 0-1 马克西姆·卡拉谢夫 5a:10

  七轮的循环赛结束,最后积分如下:

  第一名:爱沙尼亚一队:22分 第二名:俄罗斯一队:20分

  第三名:俄罗斯二队:16分 第四名:中国队:15分

  第五名:瑞典队:13分 第六名:日本队:12分

  第七名:芬兰队:8分 第八名:爱沙尼亚二队:6分

  最后两轮的决赛对阵如下:

  爱沙尼亚一队 - 俄罗斯一队:争夺冠军

  俄罗斯二队 - 中国队:争夺季军

  瑞典队 - 日本队:争夺第五名

  芬兰队 - 爱沙尼亚二队:争夺第七名

2006年5月4日

  爱沙尼亚时间,上午,10点整。

  决赛。第一轮。

  巴威尔·萨尔尼科夫又象昨天一样,疏星开局,我白4、6毫不犹豫地快速应对。弈至白8,我故作思考状。

  黑9和黑11的下法,在我的意料之中。俄罗斯棋手们用这招已经在循环赛中拿了很多分,这也是我输给爱沙尼亚二队蒂姆的棋型。

  世界冠军安度当时告诉我的最佳下法,但经研究后发现,优势并不明显,于是我们向国内发出了求助邮件,张进宇、刘彤、许斌以及网络高手酷妞等人都发来了对这个棋型的研究结果。

  我们对这些结果逐一进行拆解分析,终于找到了必胜的下法:白16。

  为了在决赛轮拿分,我故意在无关大局的第七轮中做了保留,因为我们判断对手很可能会再次走出这个棋型。当时我在白8走了一个古老的变招,给萨尔尼科夫造成我不敢走那个棋型的假象。

  所以,此时我唯恐白8走的太快,让对手起疑心变招,才故作长考后落子。

  萨尔尼科夫果然走出了预料中的棋型,我迅速走出了我们研究的白16,他愣了一下,眼中闪过惊讶神色,然后,开始了长考。

  时间一分一秒地在过去,他不断地拿出毛巾擦汗。一个多小时后,他走出了黑17,他这招的走法,赛前我并没仔细准备过。黑棋看上去很凶,白棋没有直接进攻取胜的办法。

  我仔细计算如何才能牵制黑棋,在我紧张计算的这半个多小时里,我的三位队友都在为我担心,他们不时回头看我是否落子。

  我在心里对自己说:这次绝对不能再出现误算了。我一遍一遍地计算黑棋所有的应对,半小时后,我自信地在L10的位置下出了白18手。

  白18是绝妙的牵制下法,黑棋虽然看似有先手,但无论他如何进攻,都会被白棋反先抓禁或连攻取胜。

  又是一个半小时的长考,萨尔尼科夫投子告负。这是第六届世团赛所有对局中步数最少的一盘棋,18手之后即取胜,在顶级赛事中,应该算罕见吧?

  接着,二台的吴昊也抓住对手中盘一个失误,再下一城。中国队2:0领先。

  这时,我看见朱建锋的流星局再一次脱谱变招,米哈依·雷萨科夫的大片黑棋呈进攻状态,朱建锋毫不示弱,与黑棋展开对攻,小朱总是喜欢把局面弄得异常激烈,让大家提心吊胆。我看了半天,虽没看见黑棋有什么杀招,但那大片的优势还是很可怕的。

  再看老葛的棋,他正在左下的局部进行强攻,白棋外势一片,如果老葛久攻不下的话,肯定就要输了。我看了一小会,忽然发现黑棋在这个局部还真有必胜的方法,可老葛长考了这么久怎么不下子呀?

  我的心紧张得怦怦直跳,我努力地平静自己,走出赛场,用笔记本上网给叶子发战况。

  不多会,老葛出来了,一问,那个局部果然没攻下来,老葛输了。我们又一起回到赛场去看朱建锋,小朱在用精确的防守瓦解了对手所有的进攻后,已开始反击。雷萨科夫已开始读秒,每下一步增加30秒,而小朱还有10分钟,局势对我们很有利。

  雷萨科夫的世界排名很靠前,他在最近刚刚结束的俄罗斯全国赛中曾获得第5名。高手就是高手,虽然时间所剩无几,但他依然棋感良好,防守准确,最后双方以和局告终。

  第一轮决赛:中国2.5:1.5领先。只要在第二轮决赛中,我们能拿到1.5分,我和吴昊没有同时输给对手就可以夺得季军。


决赛第1轮 巴威尔·萨尔尼科夫(黑) 0-1 陈伟 5a:6


决赛第1轮吴昊(黑) 胜 康斯坦汀·尼科诺夫 5a:17


决赛第1轮 米哈依·雷萨科夫(黑) 和 朱建锋 5a:7


决赛第1轮 葛凌峰(黑) 0-1 马克西姆·卡拉谢夫 5a:10

2006年5月5日

  爱沙尼亚时间,上午,10点正。

  决赛。第二轮。

  在24小时之后,巴威尔·萨尔尼科夫又坐在了我的对面。此轮胜负对我们彼此的重要性,已不言自明,我相信他的内心和我一样不平静。昨天下午我们就分析了今天的局势,由于积分上的落后,他们肯定不会跟我们轻易和棋的。

  萨尔尼科夫走出了安度对我的那个变化,由于他白18的变招,让我的黑棋看上去有一定的优势,我开始在下面发起攻击。

  朱建锋和吴昊则刚开局,还看不出来什么。

  老葛的对手马克西姆·卡拉谢夫(Maxim Karasev)果然开出了岚月局,这个老葛早有准备,我感觉应该问题不大。中盘有一手棋老葛似乎应对有误,双方几手应对之后,走入未知局面。

  小朱看了看老葛的棋,笑了一下就走开了。我心一喜,想:一定是老葛胜了,那我们只要再得0.5分就可以取得决赛的胜利。

  脑子杂念一多,我一下子就放松了警惕,右下的进攻连续走出软手,不仅没取胜,反而丢了先手。萨尔尼科夫开始在左上发起了猛烈的进攻,局势一下子对我非常不妙。

  突然,我看见老葛居然告负,再看吴昊和小朱,他们正朝着和棋发展。

  形势的骤然变化,让我始料未及,我的心又开始怦怦直跳。我这一盘能否取胜,已变得至关重要,如果输掉,我们夺取铜牌的希望将会因此破灭。

  白棋的进攻却越来越凶,招招蕴藏陷阱,我紧张地计算每一步棋,苦苦防守。这时小朱和吴昊都相继以和棋告终。我努力平和心态,稳健应对,我做好了下满225手和棋的准备。

  萨尔尼科夫则越来越急躁,在读秒时频繁走出冒险棋,终于在88手出现了败招。

  北京时间19:44分,萨尔尼科夫七段投子告负。中国队以4.5:3.5的总成绩战胜强大的俄罗斯二队,获得铜牌。

  我和我三位并肩作战的队友只是拍了拍彼此的肩膀,什么也没讲,千言万语,哽噎在喉。这时,各国棋手拥过来,跟我们握手,以示祝贺……

  我知道,RIFCHINA的工作人员此时会以最快的速度,对外发出我们取胜的快讯,国内棋迷一定也在分享我们胜利的喜悦。

  ……

  让我用吴昊后来在接受采访时讲的那句话,作为此次征战日记的结尾吧:

  这次的成绩是属于我们所有中国棋手的!


决赛第2轮 陈伟(黑) 胜 巴威尔·萨尔尼科夫(白)


决赛第2轮 康斯坦汀·尼科诺夫(黑) 和 吴昊(白)


决赛第2轮朱建锋(黑) 和 米哈依·雷萨科夫(白)


决赛第2轮葛凌峰(黑) 负 马克西姆·卡拉谢夫

 

作者:陈伟,整理校对:叶子、励精,图谱绘制:励精


版权所有:励精连珠教室
网站运维:励精连珠工作室
京ICP备1300452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