励精连珠教室   励精连珠教室 LIJING Renju Classroom
[主页] [连珠简介] [竞赛规则] [连珠教室] [网上实战] [段级测评] [连珠史记] [棋手封神榜] [留言板] [加入收藏夹]

“京空杯”首都五子棋联谊赛

  《北京青年报》1994年11月4日以“五子登科喽!”为题作如下报道:

  时间:1994年10月29日(全天)

  地点:中国棋院二楼

  “京空杯”首都五子棋联谊赛决赛完全可以用“盛况空前”四个字来描述。比赛大厅内34对桌椅正等待68名过关斩将杀入决赛的业余棋手再行战事;主席台上,十套由北京空调器厂提供的奖章及奖品盼望脱颖而出者登台领取。

  棋钟响彻一天

  上午9时,裁判长一声令下,赛场内顿时“啪啪”声直贯屋顶。打表计时行棋,给这次决赛增添了很多正规味道。很多选手以前玩五子时,不仅少用棋钟,而行棋时随意拔子,聊天打趣都是家常便饭。然而决赛当天,场内气氛肃穆,对手咄咄逼人,“迫使”选手们正襟危坐,丝毫不敢懈怠。有人举手,身配裁判员证的京都连珠队成员便上前“签单”记成绩。一轮比赛后,棋院围棋部工作人员立刻用电脑进行统计。

  最远的与最小的

  决赛当日,有两位棋手从天津赶至北京参加战斗。张健和王兵都在工商银行工作,29日早6时,他们乘“游2”列车进京,7:50到达比赛场地。张健说:“看报纸前,从来不知道五子棋还有这么多规则打法。给报社寄去报名表,还真的收到了通知书。复赛我也参加了。”正说着,王兵从赛场出来,边摇头边说:“又没看出禁手!”

  在花园村二小读二年级的邵小冬是本次比赛年龄最小的棋手。比赛现场,个子小小的邵小冬经常冷静沉着与比他高几头阔几倍的选手当桌对弈,面不改色心不跳,引得新闻记者和工作人员围住观战。据其父母介绍,小冬四岁开始玩五子,下了一段时间后,家里人就下不过他了。

  动人时刻到来

  本次比赛是在多方努力下促成的。本报副总编何平平、北京空调器厂厂长张建发亲自坐镇赛场。下午2时许,棋院院长陈祖德围棋九段也来助阵。陈祖德说:“五子棋看似简单,所以普及面很广。但五子棋学好了并不容易,真正入门后脑力一样能得到锻炼。”陈祖德表示,棋院方面已明确由围棋部分管这项棋类活动,今后一旦国内水平提高,开展国际间合作将是必然。

  九轮激烈比赛结束,经过统计,前十名积分高的选手(第一:张勇;第二:周海洋;第三:杨志勇;第四:高玉民;第五:陆廉;第六:邵海青;第七:张健;第八:王占运;第九:张志杰;第十:王雪涛。)终于在掌声伴奏下走上主席台领奖,令人欣羡的是,这十人包括进入决赛的其他棋手的实力已经得到多方的认同,也许将来,代表中国外出征战的棋手就会从他们中出现。

我的五子棋情缘

高玉民 五段

  我从小就喜欢下棋,象军棋、跳棋、象棋都喜欢玩,有时也下连五子,那时只是一般的玩玩,茶余饭后玩的最多是象棋、跳棋。

  我参加工作以后,中午吃完饭,大家下棋的下棋,打牌的打牌。我的两位同事他们基本上天天中午饭后下围棋,我就在一旁观看,渐渐地也就知道怎么下了,但我觉得围棋太深奥复杂,而且太费时间,他们常常没下完上班时间就到了。我就跟他们说,咱们下五子棋吧,很好玩,一会儿就一盘。就这样改下五子棋了。下围棋时围观的人不多,一改下五子棋,因为谁先连五谁胜,大家都喜欢玩,看的人也多了,因为大家都懂。当时棋盘只有一个,那是一张蓝色黑线的围棋盘,下棋的人只有两个,而围观的有七八位以上。大家轮留下,胜者接着玩,输者换人,我因为喜欢下,玩的次数又多,自然水平比他们略高一筹,除星期日休息几乎每天中午都玩。我几乎是常胜不败,我那时就觉得黑棋先行优势很大,但我常常执白战胜黑方,当时大家都不知道黑棋不能走双活三,所以执黑执白没多大区别,只有先走后走之分。大家夸我五子棋下的好,可惜现在有象棋比赛、围棋比赛,就是没有五子棋比赛,下得好也没有用,要是有五子棋比赛就好了,要是有我一定去参赛!

  真是无巧不成书,天赐良机,1994年下半年的一天,我正在单位上班,经常中午找我下五子棋的一位好朋友名叫王力询,他急急忙忙拿来一张报纸让我看,“本市将举办五子棋比赛,初赛地点北京128中,决赛地点中国棋院,欢迎广大五子棋爱好者踊跃参加”的短讯一下映入我的眼帘。我看后高兴极了,连声对王力询说:“谢谢你!谢谢你!我一定去参赛。”王力询说:“谢什么,咱们之间还那么客气干嘛,希望你在比赛中取得好成绩。”

  我去128中学报名,来到报名处,我看了看有关这次比赛的介绍。让我吃了一惊,这比赛跟我平常玩的不一样,黑棋走双活三判负,走四四也判负,我还是第一次听说,这是为了削弱黑棋先行的优势,增大它的难度。“有意思!”不管三七二十一我先报了名,工作人员告诉我,先在本校打小组循环赛,每组取前四名,再在周六周日去中国棋院打决赛。小组比赛中,我打的比较轻松,顺利进入决赛。

  1994年10月末的一个星期六,首届“京空”杯五子棋大赛将在中国棋院举行。由于自己在小组比赛中认真努力,战胜多名棋手,闯入决赛,有幸平生第一次在中国棋院参加大赛,心情格外高兴。在宽敞明亮的比赛大厅,参赛选手座无虚席,正规的比赛棋钟、棋盘、棋子整齐地摆放在比赛桌上,这些都是我第一次见到,心中有一种无比的自豪感。在比赛开始前,组委会领导讲解比赛注意事项,此人西装革履,中等身材,很富态,脸上架一幅眼镜,透着精明,讲话周到细致,给我留下深刻印象,后来我才知道他就是那威。

  比赛是全天,上午5轮,下午4轮,每轮比赛比赛双方各用时15分钟,我由于平时经常跟同事下五子棋,基础好一些,在上午的5轮比赛中,只要自己执黑,就时刻提醒自己千万别走“三三”“四四”要走“四三”(一个冲四一个活三)胜。使自己没被对手束缚,顺利过关,取得五战五胜的佳绩,上午的比赛结束。所有参赛棋手只有2名选手是5战5胜积10分,一个是我,另一个邓京辉。我们各自回家吃饭,在下午去参赛的路上我和邓京辉正好一道,我们俩一边骑自行车,一边聊上午的比赛情况从此相知相识。

  下午的比赛残酷激烈,因为积分高的要跟积分高的选手比赛,我由于上午太顺利,以至于下午有些放松警惕,其中有一盘被对方逼成“三三”禁手。使自己顿感惭愧,不得不重新打起精神,认真下好剩下的比赛,还好最终排名我取得第四名。

  在比赛结束后,举行了隆重的闭幕式,由中国棋院院长陈祖德讲话:代表棋院对所有参赛棋手取得的好成绩表示热烈的祝贺,希望大家积极参与并推动五子棋这项新兴的棋类运动,在我国的普及和发展。陈院长讲完话,由那威公布成绩。在雄壮的乐曲声中,十名棋手按排名顺序领奖走上主席台,接受颁奖,我站在第四位,当我接过奖章棋具(奖品)后,心情无比兴奋。棋院领导及组委会领导合影留念,那一刻使我终身难忘。从此与五子棋这一中国古老的瑰宝结下不解之缘。

……

资料取自RIFCHINA。


国际连珠联盟中国事务部(RIFCHINA)

TEL/FAX: 010-84074209 E-MAIL: wzqcn@rifchina.com

京ICP备13004522号

网页制作: 励精连珠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