励精连珠教室
[主页] [连珠简介] [规则制度] [连珠教室] [网上实战] [段级测评] [连珠史记] [棋手封神榜] [加入收藏夹]

世 纪 之 战

——世界冠军挑战日本名人纪实

亚历山大·诺索夫斯基(国际连珠联盟副主席)

(励精 译)

  我接到一封关于连珠比赛的E-mail,访问京都市对我来说并不是一个坏主意。不管怎么说, 这将是一场世纪之战Meritee - 中村茂。1999年世界冠军Ando Meritee对国际连珠联盟棋手排名第一的中村茂。

  在写信给日本连珠联盟主席早川先生之后,我接到了邀请。最初我不能决定是否去。日本的消费是相当昂贵的。除了它富裕的生活感外,干什么都需要钱。这是我的旅行和比赛的故事。一次成功的真正的旅行和大赛!

  我的签证很顺利地得到批准。早川先生根据外交部的要求发出了邀请函。我不得不乘芬兰的航空公司FINAIR的航班,当飞机停飞到大阪时,从东京到京都的旅行费用大大超过莫斯科到大阪和莫斯科到东京的票价之差。这是可选择的,当然,从莫斯科飞到卡巴罗夫斯克更便宜,然后从俄罗斯卡巴罗夫斯克飞到日本新滹,然后乘火车或公共汽车到京都。然而,我选择了更舒适的路线。

  我早上从莫斯科起飞,在两个小时中已经欣赏了赫尔辛基机场的贸易区的风景。在那里我遇见了Ants Sooserv——“连珠世界”杂志的现任主编,爱沙尼亚连珠联盟主席及Ando Meritee在这次比赛上的教练(训练员)。

  我们所乘坐的飞机到大阪将逗留三个多小时,我们有足够的时间去谈论连珠。在机场吃过晚饭后,我们最后乘波音离开了Kansai机场。在日本我们遇上了阳光充足的天气和温暖的气候。城市是生动的:勤劳的日本人在大海的中间建造了巨大的玻璃和金属的建筑物,这个人工岛由长桥和大陆相连接。

  我们遇见了前世界冠军和前日本名人长谷川一人先生——日本九段大师三位最强的棋手之一。他在大阪的一家计算机网络公司做管理工作,因而他能来机场接我们,然后一起去京都参加比赛的开幕式。

  大阪和京都两个城市很近——乘火车大约1小时,郊区实际上是与对方相结合的。来自大阪和京都的棋手,以及它们的郊区在Kansai连珠俱乐部是合在一起的,它也许是世界上最强的。当我同长谷川先生评价它时,他礼貌的热情地告诉我,可能莫斯科连珠俱乐部要更强些。确实,因为今天这两个俱乐部拥有大部分世界级顶尖棋手。

  我们继续我们的话题,旅行到了“京都公园饭店”我们在那儿马上出席了开幕式。因为飞机的延误我们在隆重的会议期间才到达。比赛是献给连珠比赛100周年的,连珠翻译过来意思是“连成一串的珍珠”。在传说中这个名字是由日本第一永世名人Goraku Tokoyama选择的。然而,在日本大百科全书中写到,所给出的名字是由诗人Tenryu Kobayasi提供的。

  我的讲话是:

亲爱的连珠朋友们:

  我们一起在这里因为两个原因。

  首先,100年前我们最好的游戏被命名为“连珠”。我希望在900年以后连珠棋手能够庆祝那些名字的1000年的日子。我们在这里的第二原因是中村先生(名人)和Meritee先生(世界冠军)之间的超级比赛。那场比赛将展示给我们大家谁是本世纪的最好的棋手。

  我为参加这场比赛的日本人及欧洲人感到自豪。

  连珠学校都在这里比赛。我想这场比赛的获胜者的名字将是“连珠”。

  有许多话题是关于他们能对比赛的胜者和对以前的优秀棋手颁发证书和奖励,他们称之为一种荣耀。这次由于中村茂先生不在庆典仪式上,所有参加者的注意力都集中在Ando Meritee身上了。

  当我第一次遇见了他时,Ando还是一个少年。所有同他下过棋的人都认为他有一个美好的未来。来自塔林的13岁男孩相当快地显示出了他在连珠上的天赋。然而,要他成为一名成年的优胜者是不可能的。在前苏联有许多非常强的棋手,比赛中的竞争是非常激烈的,因此我考虑,Ando在他参与前苏联的比赛特别是“列宁格勒新年大奖赛”期间积累了良好的经验,在那里Meritee不但有机会与连珠学校的“苏维埃”代表训练,而且与非常聪明和初级的棋手一起训练,他就是山口真琴。

  我在真正的比赛中两次与他对弈。由于我有良好的理论准备,在比赛初盘我没输,但在双方中盘时我输了。在第70手之后我肯定比赛将以和棋结束,然而,Ando抓住最后一个机会顽强地设下陷阱,最后我犯了个错误而输了。

  Ando有喜欢冒险的性格,他几乎压倒了所有的比赛对手,促使他做大量的分析工作。最后,使他的对手感到疲倦,下出不正确的着,之后,输棋。

  世界上似乎没有一人有能力在盘面上做类似于Ando Meritee这样的大量分析工作。然而,在通讯战(电子邮件)中,这位爱沙尼亚冠军的水平就没有明确的优势了。我认为这种解释Ando在世界锦标赛通讯战上的严重失败(他没有打入前6名而保留下一届世界锦标赛决赛的资格),他在联机服务器上下棋的失败原因,主要是分析落点的时间上受到限制。

  Ando Meritee两次获得世界冠军。他赢得了Arjeoplog(瑞典)第三届和北京(中国)第六届世界连珠锦标赛的冠军。可是,在塔林(爱沙尼亚)和圣彼得堡(俄罗斯)的第四届和第五届世界锦标赛上,Ando两次只得亚军,仅次于河村典彦和长谷川一人。

  又高又瘦(对于一个欧洲人),英俊,金发碧眼,25岁是日本人特别喜欢的,他们与他合影留念,或在特别的扇子上得到他的签名。

  当隆重的仪式伴随着豪华的宴会时,身着宽大和服,比赛的另一位参加者,中村茂先生出现了。他走上台,与Ando Meritee合影。然后,他们加上我自己——国际棋联副主席、Ants Sooserv——爱沙尼亚连珠联盟主席和早川嘉美先生——日本连珠联盟主席也是国际棋联副主席,拍了许多相片,然后孩子们向我们献花。

  回首10年,在第一届连珠世界锦标赛上,在“京都公园饭店”,我第一次看见中村茂先生。从那以后,他变得更老了,并且他看上去有40岁。通常日本人看起来他们的真实年龄更年轻些,但中村确实是。

  世界上第一个保持不败的两届冠军是中村先生,在青年时期得到名次。在京都第一届世界锦标赛期间,他赢了八盘和了一盘。在莫斯科第二届锦标赛期间,他赢了九盘,两盘以和棋结束。在到莫斯科的旅行期间我发现,中村先生去国外是不可能的,因为日本的限制他不能长途旅行,因此,中村先生只能在日本下棋,他可能会参加2001年将在京都举行的下一届即第七届世界锦标赛。

  当中村茂在莫斯科赢得世界锦标赛时,Ando Meritee还很小,因此,还不能和他下棋。

  可是,1991年在莫斯科,尽管他还年轻,Ando已经显示出他具有顶级水平的棋力,赢得了世界锦标赛和莫斯科公开赛。

  Ando与中村对弈的一个机会是在1991年结束的第二届东京国际比赛期间,然而,只有Aldis Reims先生(第二届世界锦标赛的铜奖获得者)遇到了中村,Ando没碰上。中村先生赢了一盘且赢得了比赛,然而,在国际比赛中参与的经验对未来的世界冠军来说是有用的。

  第一次向我提出举办一场类似比赛的想法是Ando在Arjeoplog世界锦标赛上获胜以后。我收到了Ando和Ants同意在这个时机与早川先生协商的答复。

  我也提出了为这场比赛的获胜者设立10000美元等级的奖金。我设法说服Alexander Malishev由他的公司提供胜者奖金一半的资金。然而,日本棋联无法解决为组织这场比赛所支付的费用,包含足够多的赞助和胜者奖金的补充。

  然后这个想法被推迟了,现在,北京世界锦标赛之后,Ando Meritee提议进行这场比赛,并拒绝接受以资金奖励获胜者的条件。

  当然,比赛被保留下来是好事,但为了增加在东欧、独联体等连珠弱国以及中国的威望,对初级棋手希望有机会成为世界上最好的棋手而挣超过一万美元的金额来说这是很重要的。

  当早川先生收到来自Ando Meritee向中村茂先生的挑战比赛提议时,他同意在11月14-16日比赛。

  “我准备好了必要的时候在日本对付任何人。”在隆重的仪式上的中村茂先生说。
  那时,根据主办者的意见,允许孩子们向比赛的参加者问一个如“你会赢吗?”的问题。
  中村说,“是的,但都是可能的,包括失败。”
  Ando Meritee 更谨慎地表示,“我将以我的最佳状态进行比赛”。
  庄严的仪式进行着,参赛者喝着饮料,但按日本的风俗,不能给自己倒酒,出于尊重的含义,必须由其他人为你把啤酒或其它饮料倒在杯子里,并且在你的杯子倒满之后,你出于相互尊重的意思必须同样为别人倒酒。
  “Kampai”通常是喝掉玻璃杯中酒类饮料的意思。
  日本人喝白酒相当快,而且他们喝醉比欧洲人更快。
  “Dozo,Dozo”在不同的场合有不同的用法,日语里是继续演出和预测比赛结果。
  前世界冠军、前名人、今年名人位的挑战者河村典彦先生走到麦克风跟前。他说中村很可能以4比2胜。日本人欢叫着对日本的强手之一做出的预测表示拥护。掌声结束时,河村客套地说,当然也可能是2比4,因为竞争双方都是强手。
  当河村回到了他的座位时,我们和他坐在一起,我问他这件事,比分3比3怎么办?
  “对我来说,由于某些原因我没有这种想法,”河村回答说。坐在我旁边的Ants Sooserv按照我的想法:“必要时加赛一盘”,他高兴地搓着手说。
  Ants希望Meritee会赢甚至大比分赢,对于Ando要保住RIF排名第一的位置来说,必须以4.5:1.5赢才行。
  河村问我,对比赛的结果我怎么看,但我客套地把比赛的胜者具体是谁留点悬念。“按照我的判断,”我说,“中村一方在比赛上有很多经验,另一方Meritee年青,运用现代技术为比赛做准备,包括信息技术的使用。”
  河村注意到,中村在他的生活里从来没接触过计算机。
  然后我说,“很可能Ando胜。”
  更进一步,我推测,这场比赛将显示出连珠的新旧走法的竞争,传统保守型与因特网的使用技术及21世纪的信息技术沟通的青春型。
  如果我知道谁会赢的问题的答案,我或许会留在莫斯科在家里借助因特网的帮助来评述比赛。更进一步,我提起了 Yasunary Kawabata 的小说“围棋大师”,在此书中描述了旧游戏传统和游戏改革者在棋盘上的斗争。
  “你很清楚历史”,河村对我说。
  隆重的仪式结束了,长途飞行的疲倦使我难以入睡。

  早上,我去饭店的餐厅吃早餐时,见到了中村先生,他坐在餐桌旁,却几乎没吃什么东西,只要了杯咖啡。餐厅的环境很雅致,小鸟伴着轻柔美妙的音乐在婉转地歌唱,旁边一条晶莹清澈的小溪悠然倘入那精致的湖里,湖里缤纷多彩的锦鱼在游来游去。但中村先生似乎注意不到他身边的这一切,还是边抽着烟边思考着。显然他正在仔细思索着今天这场比赛中要用的策略。为了不打断他的思路,我只是专心地吃自己的早餐,而没有上去跟他打招呼。

  比赛的第一天在京都的公共中心8楼。中村和Meritee的争夺战将在一间布置简洁的房间打开序幕。这个房间的桌子是简略式环形的,仅供参赛选手使用。Ants Sooserv先生给我们安排了专门观战的场地,而其他人则只能在别的房间里通过电视收看转播,在那些房间里同时还安排有一些开放性的比赛,包括初段至四段和初学者的比赛,我看这几项比赛的参赛者总共有60多人。

第一局 假先黑 Ando Meritee 白 中村茂 44 黑投了

  比赛开始前,参赛选手要通过猜子的方式来决定首盘比赛的开局。Ando和中村各抓了一把棋子放到棋盘上,Ando抓了6枚,而中村抓了11枚,共17枚,这表示首盘棋将由世界冠军来开局。他开了疏星局,中村执白,Meritee在初盘走得很快。
  这局棋的第13手是近三年期间莫斯科俱乐部棋赛中经常出现的一步棋,而这步棋的应对招则通常是以下的白14走17位,这是Fedorkin和Kozhin用得十分成功的一招。然后黑15走16或14位。
  然而,这新的白14手可能难住了Ando,然而,现在该他走,黑棋的进攻发展很快被防住了。中村的白22是很强的防守,或许,黑23走39位可能更强,白24手这步棋已经完全将局势拉平,两人旗鼓相当。
  之后,因为黑方要为下一场比赛做积分的准备,加之黑25手可能有误,黑被迫防守。黑25也许走26会好些。
  白26手强,使棋局变成难题,但黑27为什么不走33呢?
  黑31放弃三子,白棋得到优势,更想进一步紧逼破掉黑棋的防守。
  中村背靠着椅子,一副很放松的样子。Ando显得有些慌乱,他的眼睛有些湿润而且微微发红,或许是他刚用手揉了眼睛,或许是他在昨天晚上与Ants研究棋局到凌晨2点熬的。
  挤在隔壁房间演示板前的日本人看到这一局势和这个场面时都忍不住欢呼起来,不用翻译就能知道:“我们的中村茂天下无敌!他要保卫日本连珠棋校在北京锦标赛期间的荣誉。”

  在接受一位日本女记者的采访时,中村茂说:“平常在一般的比赛中,我很少会如此全神贯注,但我不得不自始至终全力以赴地对待今天的这场比赛。”
  接着她又去采访了 Ando,问他如何评价这场比赛。但 Meritee 这位常胜棋手似乎并不习惯评价一场输赢,只是说了许多表示祝贺和称赞的话,他只说这是所碰到过的最难下的一盘棋。然而这位女记者仍继续追问这位世界冠军对这盘棋的看法。Meritee 如实地说,如果不是那手黑25,结局肯定截然不同,但他接着又说:“中村茂下棋的风格令人印象深刻,在后面的比赛中我也将会发挥出更好的水平来应战,现在评论这盘棋还为时过早,对它做些必要的分析才更为重要。”
  我们和Ants Sooserv一起送Ando离开大厅,穿过公开赛棋室。然后,Ando与中村茂和裁判一同去用餐,我们和Ants则继续观看公开赛棋室的比赛。

第二局 黑 Ando Meritee 假先白 中村茂 43 白投了

  晚餐后,轮到中村茂开局,Meritee提出交换,他选择了黑棋。
  同样,在下白14时,中村茂出其不意地运用了一条尽人皆知的棋局理论,走出了一手别人很少用的棋,而黑棋则同样也有了进攻的机会,但同时它必须想出下一手棋,这是相当困难的。
  晚上的比赛结束时,河村典彦发现,这两局棋基本上都是按照中村茂的棋路进行的:走别人少走的棋路,给对手进攻的机会以等待其出现错误。
  拆解白24手棋很有意思,它不仅堵死了上下两边的黑棋,而且还使黑21、23这两手棋成为废棋。
  也可能将这局棋下得更为突然,比如,黑25走H3点。
  当然,黑棋也走出了一连串极具进攻性的好棋,并将形成连环进攻的棋势,诸如黑29、31、33这几手极具 Ando 风格的棋。
  黑棋大范围落子,先在对方一侧开始防守,接着再防守另一侧。中村茂似乎低估了对手这几招棋的攻势和威力。
  而我则看到,即使白棋再来一招防守,黑棋仍然非常有可能将它逼入不利的位置。Ando 接着走出同样风格的黑35!
  白36错!之后黑棋便一步步地走向胜利。也许白36走39位仍可相持,但不管怎么说,黑棋还是不断地在向白棋进逼。
  赛后,Meritee说,他有一种感觉,好像中村没看出他的赢棋,否则,他不可能下白38手。
  那些日本人还没有挤到演示板前,就已经变得沮丧不已而很快便散开去,他们各自回去忙自己的事去了。
  Ants一脸喜色地跟在Ando身边,由衷地为他感到骄傲。看到我,他便兴奋地用他那带有典型Boltick口音的俄语宣布,“欧洲选手第一次战胜无敌的中村茂。”
  后来在另一局棋后,中村茂称最令人惭愧的错误是第二盘棋,而Meritee则认为,如果他输了这第二盘棋,那么很可能,他将输掉整个比赛,因为他几乎不会再有翻盘的机会了。
  第一天的比赛都比较令人满意。
  首先,比赛双方各获得一场胜利,其次,比赛的第二天将再次以公平竞争开始,只是比赛时间缩短了。日本人估计,那个恼人的错招还能由中村扳回,欧洲人则比较满足,因为在这场历史性的战斗中他们至少已经积了一分。
  晚上,晚饭后,我们与 Ando 坐在饭店的大厅里研究中村的棋风。
  基本上,我们得出一个看法,“中村大师”走一步弱棋,希望对手进攻,并且在进攻中出错。“不急于靠直接进攻取胜未尝不好,好的布局也许会加强每一手棋的威力而压住他,不过要走好每一步棋。”我说。
  “是的,我也这么认为。”Ando表示赞同。
  Ando 接着说,晚饭后中村向他承认,在第一盘疏星局这手白14和以后所走出的变化是很久以前就研究好了的,但这一年多来都没有用过。
  Ants Sooserv 走过来了。今天他在公开赛中胜了全部5盘比赛,对手都在5段以上,包括前世界冠军长谷川、奈良和相乐俊。
  “我们应该做些准备。”他们准备到深夜2点。

  第二天早上的比赛在京都公园饭店的大厅里举行。同样以猜子的方式来开局,同样是Ando来开局。

第三局 假先黑 Ando Meritee 白 中村茂 45 白投了

  这次他选择了疏星开局,中村同样还是选择执白。
  在这一局中,走出了另外一个五手两打点。
  赛后,Ants 说他和 Ando 分析了中村前两盘棋,得出一个结论----中村将引导你走他曾仔细分析过并熟悉的棋路。因此,按照他们的结论,必须逼迫他走他不熟悉的棋路。
  Ants 说,在参加公开赛期间第三盘时他故意走出这个变化,走法与中村茂相似。他征求过中村先生对这个点的看法,由他的回答,Ants 推断,他对这个变化的研究是不够的。
  确实,这个变化只是在最近才兴起的,是由中国参加世界锦标赛决赛的选手张进宇,在世界锦标赛通讯战半决赛中对 Sergey Sitnick 的一盘棋中最先走出的,然后在第六届世界锦标赛中陈镇国对 Henningsson 用过。
  这手棋基本上在因特网上使用较多,中村没听说过也就不足为奇了。

  在第六盘之后,Meritee 认为这盘棋白10是否可以尝试走G11点。
  也许白12走13位更好些。中村在第六盘中就是这样走的。
  Ando 开始向外发展,逐渐占据了几个黑棋好点,并包围了白棋。Meritee 由黑25、27、29牵制了对手的两肋,中村被迫走出弱防。白30试图切断下方黑棋通过37位与侧面的连接。
  Ando 没有直接进攻,力量强大,中村没能抵挡住压力,使黑棋错过了39位的连接。
  这次 Ando 走的很好,并且一步步地加强了他的点位的压力。中村茂没能发挥出他自己的棋风,反而陷入了 Meritee 的快棋风格中。他可以连接走两侧的棋。Meritee 反而领先,并对保持领先充满信心,并准备好了对棋局做分析。
  中村茂也开始问 Ando,因为他用白棋走过,得出了另外的结论。午餐时日本人显得很寂静。

第四局 黑 Ando Meritee 假先白 中村茂 83 和棋

  晚餐后,名人在棋盘上摆出了瑞星开局。
  世界冠军再次选择了黑棋。这是在这次比赛中 Meritee 第四次使用黑棋。中村茂开局变招,再次走出少有人走的棋。多数人认为在这种开局中黑棋有优势,但中村也许知道其他的强防。
  这盘棋是根据1994年俄罗斯锦标赛决赛上 Salnikov-Nikonov 发展来的,但中村茂在白20变招了。
  看起来 Meritee 又要赢了。他连续走了几手极佳的强着,但在复杂的局面中没有得到优势。他简单地在两侧落子,大面积给对手施加压力,局势向和棋发展。
  双方下到第50手时时间已经不多了,比赛进入读秒阶段,10分钟10手棋,如果在10分钟没有走完10手棋,将被判负。盘面几乎下满。Meritee 在63手后提和,中村摇头表示拒绝。终于名人似乎得到了先手,他要赢掉比赛,但他得到先手太晚了,他的全部进攻都被世界冠军防住了。最后,他使出看似危险的白78手。在演示板前的日本人非常希望名人能够取得胜利。
  Meritee 的脸上露出一丝微笑。也许他为这一手棋等待了很长时间,他冲了一手四,解掉了对他的威胁。白棋也没有什么机会了,他坐了几分钟,终于伸出了手——和棋!

  比分变成2.5:1.5,就是说下一盘棋对整个比赛来说是至关重要的。
  傍晚我又与河村典彦谈起来,我问他为什么中村不执黑。我认为,因为 Meritee 积分领先,明显他有充分的准备,并保持目前的领先势头直到比赛结束。而中村应该执黑以掌握主动,这样他才能把比分拉平。
  他问中村这个问题,名人如何执黑。伴随着一个微笑的回答——这是一个大秘密,可能他使黑棋还不如使白棋。
  当问到 Ando 为什么他每次总是执黑时,他说他害怕中村使黑棋下,而把黑棋留给自己。这四盘棋也耗费了他很大的精力,以他来说努力赢得最后的胜利是很困难的。

  第三天的对局进入比赛的高潮。

第五局 黑 Ando Meritee 假先白 中村茂 83 和棋

  这一局中村再次开出松月局,Meritee再次选择执黑。
  这次,前25手都是已知的变化。几周前,今年的名人位挑战者河村典彦对中村的对局就使用了这个变化。众所周知这种局面将走向和棋,但每次都是黑棋被迫对对方的进攻做出反映。
  Ando黑25变招,名人白26败招。正解白26应走36位。黑棋按常理抢占到黑31位。
  当我看到这步棋时,我对早川说黑棋胜定了。他不相信,并说名人不可能不知道这个点的变化。
  我认为日本人忽视了连珠理论的飞跃,这点已在因特网上使用过。高手们已经尝试过各种各样的发展变化,使用电子邮件,高手的棋局数量在急剧增加,并且现在仅通过真正的比赛来掌握最新的变化是不够的。
  Filippov认为黑33应走40位,可是 Ando 却选择了另外一套走向胜利的着法,41走47位,42走48,43走57,44走58,45走63。
  或许世界冠军很累了,或许他已经看到了最后的胜利,他冒风险把棋局引向和棋,他决定按照既定的方式平静地掌握着局势。盘面确实有几个胜点,好象双方都没看见。
  Meritee 开始减小比分的差距,他平静地注视着棋局的状况,保持着攻防的节奏。
  中村如何应对这种战术呢?现在他必须进攻,努力去赢。他的对手对和棋的结局做了充分的准备,和棋对 Ando 来说就是胜利。
  中村应验了自己的名言:“傲慢的等待是竞争者的错误。”多年以前,中村第一次处于这种状态。他在近15年中没有遇到过类似的境况了。是的,四年前,他输给了河村。但在最近一次比赛中犯了同样的错误。日本所有人都了解他。河村说,日本所有人都知道,中村始终是最强的棋手。
  我不知道这场比赛之后日本人是否仍然会认为中村是最强的棋手,但我想他不会针对 Meritee 的策略许下诺言要拿下这场比赛。
  和上一盘的比赛一样,名人在棋盘快布满时得到了先手主动,他试图扩大优势,但不久即明朗化,要想获胜对他来说是不可能了。
  比分变成 3:2。现在 Meritee 只要不输就行。

  双方棋手和主裁判饭田以及副裁判高川离开赛场。Ants、我和达富在一起。

第六局 假先黑 Ando Meritee 白 中村茂 63 和棋

  晚餐后,双方再次在一张小桌子前坐了下来。又一次开出了疏星。
  中村还是选择白棋,所以Meritee在这场比赛中全部执黑。
  Ando 走出第三盘一样的变化,但中村早有准备,白12变招。Meritee继续往和棋上发展,事实上他的防守风格的黑13、15毫无进攻力,黑15看似很好,但在我看来似乎有点软。
  中村从小桌边上站起来来到演示板前,他站了很长时间考虑如何进攻。
  最后名人从第16手开始进攻,他的白18、20攻击力很强。Meritee 先冲四,再防守三,局势对他不利。中村在板上摆子用去了很长时间。
  白26错!这是非常危险的一手,却是对黑棋战术的应答。赛后,西园典生认为,对白棋来说,白26走D7,白28走E6是必须的。
  对黑棋来说有一个强防,世界冠军的黑35是十分强的,白棋开始被动了。
  Meritee还有一个半小时的时间,而且还掌握着先手。他不着急,慎重地考虑着每一步棋。中村应子很快,因为他必须在10分钟内走完10手棋,在大厅里,人们更看好黑棋,如果计算无误他应该能赢,至少保持到和棋。
  我不知道中村是否明白他的对手不是在寻求有利的规划,因为对Ando来说这盘棋只要和了就足够了。
  然而,对Meritee来说也许是不够的,他落子在棋盘的一角,开始走攻势棋。中村没有时间进行充分的考虑应对,他被迫在片刻时间里大概估计一下他的对手制造的危险和连接。
  Ando谨慎地考虑着每一着棋的落子点。这几手棋在我看来不象有什么明确的目的,其意义在于不给对手留下任何机会而消耗时间。Ando 有时间去考虑局势。这些战术是很困难的,他使对手精神紧张,实际显示出一方在占优时做出的充分准备。他开始走出黑53,55,57,59,61,63,耗得疲惫的中村终于同意和棋了。

  中村茂做了简短的发言。他的眼睛湿润了。
  随后,早川先生与记者共同主持了闭幕仪式,并安慰了一下名人。后来我请河村典彦问中村是不是有些不舒服。中村回答,他在下棋时精力非常集中,他的腰有点疼。他不能出席有发奖仪式的晚宴了。

(全文完)


版权所有:励精连珠教室
网站运维:励精连珠工作室
京ICP备1300452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