励精连珠教室
[主页] [连珠简介] [规则制度] [连珠教室] [网上实战] [段级测评] [连珠史记] [棋手封神榜] [加入收藏夹]

世锦赛第二名——成功还是失败?

Ando Meritee,1997,(励精译)

  这是第五届世界连珠锦标赛后我问我自己的一个问题。有时,我感觉我下得这么差都不应该进前三,所以我的第二名是太走运了,有时我想我也是个好棋手而仅得第二名,我应该是胜利者。我仍没有找到这个问题的答案。为了弄清楚这些,我决定回顾一下我在世锦赛期间的全部历程。

  我成为世界冠军是在1993年。那时没有人相信我是最强的而应该得第一,我也不信。只是好的战斗精神和好运气帮助了像我这样的“不成熟”连珠棋手。我没有足够的比赛经验、自信心和耐心。我仅下了5年棋,我仅仅19岁。我也有一些优势。我具有与俄罗斯棋手不同的棋风,尽管我与他们一起成长——几乎人人都知道。在理论知识方面我大概是仅次于中村的最棒——几乎没有人知道。我有一部“黑资料”包括全部我自己的研究变化。书的封面有一个第二届世锦赛的标志,表明我开始学棋的时间。两年期间,它里面充满了有价值的变化。最大的获益是在第三届世锦赛——因为我的“不成熟”状态,许多人不认真对待我,因此再次输给了我。我获得冠军头衔最有价值的素质是——自信心。此后,自信心帮助我认识到我在不同比赛中对其他选手的微弱优势。1993年底开始一系列的胜利——24盘连胜!包括Malmö公开赛(8盘8胜)、欧洲团体锦标赛(10盘10胜)。真正的强者Konstantin Nikonov在1994年Karepa阻止了我。1995年对我更不利——我不再处于“不成熟”状态,此后每得一分都变得非常难,因为每个人与我对局都非常小心。每个人从我身上得到半分都心满意足,因此他们都试图用平衡局面把棋局引向和棋。所以我不得不增强我的战斗精神以跨越这些障碍。另一个因素是我成为了一个著名的“骗子”。就是说在处于均衡局势,和棋已成必然时,我总是设法制造双四。当然,主要帮助还是令对手陷入时间麻烦中。我有几十盘这样的棋。这是我对付只想和棋的对手唯一的武器。

  1995年,世界连珠锦标赛在我的家乡塔林举办。我不再为我的成绩找种种借口,因此我要说事实如此。Ants Soosõrv和Virko Annus(主办者)做任何事都把我排除在主办者之外,使我能做充分的准备在世界锦标赛上下好棋。但是,我在心理上和理论上都仍然不能做充分的准备。塔林世锦赛前一个月,我没有看任何变化。我的“黑资料”放在抽屉的某个角落里蒙上了灰尘。我退步了。幸运的是我的对手并不知道这些。我真不情愿在塔林比赛!这是世界上我非真我的唯一地方。这或许是很多棋手常见的问题吧。然而,在第9轮对Ilyin之前,我找回了我的好朋友“自信心”。结果Ilyin与世界冠军头衔擦肩而过,只因为他缺乏自信心。但我是幸运的——我获得塔林第四届世锦赛第二名。信不信由你,我真的很幸运。尽管我在理论上有得冠军的可能性,条件是河村在最后一盘输给Salnikov。我没有希望了,因为我知道河村太强了(现在仍然是!),他不会失手。因此我并不伤心。相反地,当我看到Ilyin在最后一轮输给Soosõrv“送”给我第二名的时候我因为兴奋而跳了起来。谢谢你,Ants!顺便提一下,尽管Soosõrv在不同的比赛中发挥很不稳定,但他对比赛的理解已经达到非常高的境界,他理解连珠几乎和我一样了。有很多选手具有优良的素质,如丰富的理论知识、好的计算能力、“冷血”等,但他们仍然没有理解比赛。我开始理解连珠是在1994年,那时我下棋已经6年了。

  1996年是团体大赛年——世界团体锦标赛。我记得在1990年,我参加苏联团体赛,波罗的海1队,我在第4台。那时我就是个机灵的强手了,但没有理解连珠。因为我没有更多的责任感,我没有很认真下棋以帮助波罗的海1队成为冠军。我当时的偶像是Aldis Reims。我总是钦佩他的棋风。Reims理解什么事总是与别人不同。我能感觉到他要走的棋,但不能明白的解释。另外,Reims知道如何履行职责。在1996年,我成为了爱沙尼亚队的“引擎”和“心脏”。我带着责任打完所有的团体赛,把爱沙尼亚带进了决赛!!就像是美梦一般。俄罗斯队似乎是所向无敌。有一件事是真的——我们没能靠实力打败俄罗斯,我们是很厉害的。但为了更加强劲,选手必须镇定、精力集中。可是,我没有做到。我甚至在一些小事上与裁判争辨,我现在感到非常惭愧。爱沙尼亚列车“引擎”崩溃了,停在了第二名。每项比赛都有可学之处。这次比赛教会我很多,一年很快过去了,到了1997年夏天。现在我已经更强大了——我没有忘记经常下棋。我参加了几次连珠比赛,我上网通过E-mail下棋。做“连珠世界”帮助我在连珠上保持高水平。在圣彼得堡世界锦标赛之前,我检查了我的品行。9年半期间我学到了什么?做为连珠棋手我是谁?以下是我对自己素质的一些评价:

  计算能力——非常好。

  理论知识——非常好。

  评价对手素质的能力——好。

  自信心——非常好。

  履行职责——中等。

  健康状况——好。

  “欺骗”能力——好。

  执白棋——非常好。

  执黑棋——好。

  理解连珠——非常好。

  从我的素质你可以看出,我更喜欢执白棋。我偏爱执白棋,而且……,如果我不是更喜欢白棋,我就不能成为著名的“骗子”。在1994年欧洲团体锦标赛上,我10盘有9盘执白。甚至现在,在第五届世锦赛上我11盘有8盘执白。现在,我将记下我走过第五届世锦赛的艰难历程。我要解说我的全部11盘棋。每个人都能看到,因为我的自信心是正确的。也许可能回答那个问题——世锦赛第二名——成功还是失败?

wc5a, r2, KAWAMURA N. - MERITEE A., 5a-8, 0:1(64)

Kawamura - Meritee, 0:1

  第一个对手(多背的命运啊!)——世界冠军河村典彦。尽管让我有些紧张,我还是感到高兴。我背了两年沉重的羞愧负担——在第四届世锦赛我不战而败给了他。现在是远远抛弃这个包袱的时候了。通常,特别是在高水平的比赛当中,先执白较好。所以,执白对河村进行试探,我有点犯困。他开出疏星局,正合我意!我下这个定式次数太多了——所以丝毫没有感到害怕。我当然选择白棋,继续犯困。第7手惊醒了我!因为某些原因,我并不期望这么下。特别是因为这个定式不是很清楚——白棋有三种下法(8-8、8-9和8-17)。8-9使局面看起来像流星局,黑有胜,但这里稍有不同:一个黑棋的三到20手还没有下。我没有百分之百的把握来下不轻松的8-9,我选择了更加平和的第8手。12?!(河村说“?”,我说“!”)。正常发展到18。强烈的19!我的20手是为了避免黑棋与左边连接。当然,20手需要经过艰苦的思考。23!——伟大的河村让我吃惊!我真希望他继续直接进攻,但看起来我低估了他。24??第一个也是唯一的错招。河村告诉我后面极好的赢棋:25-25,26-26,27-n10,28-L8,29-n11,30-n13,31-i5,32-56,33-o8(!)。或许24-57是正确的。由第38手我得到了我想要的一切——完全防守住了局势,白优势致胜。一切来得太突然了。我防守瞬间之前有一条自由的路可走。我当然应该对此有所准备。所以这是后面让我唯一一次自责的恶梦。我就像一个很菜的初学者一样!43手后,我在控制和唯一减缓之间进行的思考,没有人看出我“做骗招”。变成较的棋形是不是迟了?还不迟。第44手——合理的招法。由56手我再次控制了局。我准备下一手走L6,但突然——河村防守在了他自己的右侧。噢,运气!在左边简单的抓双三。

 

Meritee - Gardström, 1:0

  第二轮我对Petter Gardström。与河村艰难的比赛之后我感到很不安,所以我希望比赛是“也许他犯个简单错误让我不费吹灰之力”。信不信由你,我与两年前第四届世锦赛上想法相同,我受到了惩罚——他靠实力得到了半分,我无能为力。聪明人从过失中学习——而我没做到。Ants后来问我:“为什么你走这个变化??”他是对的。真的为什么?当我看到他下的全部正确时,我的脸越来越苍白。甚至24都是正确的。该做什么了?好主意——当水很清澈时,双方都能一眼看到底,必须有人制造波澜。所以我这样做了。我下出最奇特的招法而且相当成功,他当然真不了解我。34-混乱的好征兆。39-更加起伏。40落子很快,我确实感到惊讶。他确实不知道从黑胜棋中解救自己的唯一妙招。现在只有唯一的骗招可用。51和53 - 看到了吗!54 - 他太贪心了。幸运再次降临!

 

 

 

 

 

wc5a, r3, REIMS A. - MERITEE A., 5a-8, 0:1(34)

Reims - Meritee, 0:1

  尽管我两轮积了2分,我真生我自己的气。怎么了?我根本不是在世锦赛上下棋,更象是周日下午的连珠赛。第三轮对Reims我一定要集中精力了。Aldis Reims对我来说大概是列Soosõrv之后的第二个强劲对手。他下出13手极富挑战性。14-合乎逻辑的延续。第16手表明了我的思想。此时很多人都会选择16-i11。17之后我开始后悔我的第16手。我思考了很长时间。一个变化不行,就换一个。是进攻还是防守?上面还是下面?左面还是右面?我真的要发疯了。最后我发现了18、20和22。23弱手。赛后我分析了很多并找出了黑棋的最佳路线:23-h5、24-i6、25-i5、26-g5、27-f4、28-h4等。最后的错误是25手。

 

 

 

 

 

 

R, KARLSSON S. - MERITEE A., 5a-8, 0:1(108)

 Karlsson - Meritee, 0:1

  因为前一盘比赛下的很好,对Karlsson下棋我开始很放松。思考之后,我大概选择了一个不好的变化——尽管白棋控制了整盘棋局,要想和棋还是很不容易。但和棋不是我期望的结果。直到22的变化都是大家熟知的,这是松月开局最平衡的发展。下面有两种流行变化:23-23和23-25。因为Stefan觉得他自己对23-25的变化不熟,他下出23-23。26-最好手。我见过很多不同于这个26手的其他尝试,但他们少有成功。Stefan很快下出第27手。他也许确定要把持久战打到底。38-38在所有情况下都是必须的。40-41也可下,但不太强,因为有41-40。41-安全手。我在以前对Soosõrv曾经下过这个变化,当时在下42手之前我思考了很多。但事实上,没有一个好的选择。所以在我们这盘对Karlsson的比赛上我下了这个42-42。因为某些原因,Stefan在下第43手之前开始长考。为什么呢?我感到惊讶。当我和Ants下的时候,他大概只想了3分钟以很快放弃所有其他的着法。44至54手-最烦人但明显是最好的。当然,我要下出更积极的棋,否则感觉和棋是不可避免的,但是我找不到白棋的好点。最大的帮助来自62、64和66,但67(!)落下毁灭了我的美好计划。以下的比赛没什么可看的。Stefan马上要到时了,因此我试着给他制造了一些陷阱。他一个一个地应付化解。最终我是幸运的——他在95手犯了一个错误,让我抓了一个双四而胜。我能说什么呢?和棋应该是公正的结果,我想。

 

 

-, SAGARA T. - MERITEE A., 5a-11, 1:0(31)

Sagara - Meritee, 1:0

  世锦赛之前我已经告诫每个人,在我的记忆里相乐是此时日本棋手中最强的,我想他将在世锦赛中得到比其他日本人最高的名次。我曾经赢过他,这对我是明显的优势。他下出第9手正是我所期望的。在开幕式之前我抽空浏览了所有资格赛的棋局,有些局里下过这个第9手。10-好棋。11和12重复了过去的理论。第13是有意思的一手,不可小视。也许14过于小心,然而15、16、17和18是可心预见的,我对抢占到有利位置感到满意。19!20-或许是最佳防守。22??我真的疯了。为什么下这?看起来就像是放弃了一手。我真低估了黑棋可能的发展。世界上没有选手在这种情况下能赢棋,但相乐就是他们中的一员。24-仍在坚持。我指望25-c7后我准备下26-e7,但正象我前面所说,相乐是个很有才能的连珠棋手。他短时间内就发明了25-25手(!!)。这手是真正的“破坏”。我找不到任何防守。赛后我们都认为22-28是正招。他甚至说14应该下得更勇敢些。

 

 

 

 

 

R, NARA H. - MERITEE A., 5a-g9, 1:0(15)

Nara - Meritee, 1:0

  第6轮之前我5盘积4分,但第6轮对我才是真正的惨剧。以前在Podyuga公开赛上执黑对Kozhin下过这个变化,我分析过很多,因此我对执黑执白都有充分的准备。我考虑按通常理论他可能会下11-k7。和奈良比赛之前我听人说这个第6手是个败招。比赛结束后我听说在公开赛上Peskov用同样的方法战胜了Fedorkin。因为比赛大厅是隔开的而且彼此离得很远,A组几乎没人有时间去B组大厅看棋,所以我不知道Peskov-Fedorkin比赛的任何情况。奈良下得很快,我怀疑他可能知道一些情况但对避开来说太晚了。第15手我就感到盘面没希望了,15分钟之后我明白了无论如何防守黑棋都已胜定了。赛后Sinyov到我们这盘来问我为什么认输,我说我认输是因为没防了,没别的。他说试一下16-i4,17-g5,18-g4还可一战,非常难赢,他说。但对不起,尽管10手棋能赢,它就是合理的且容易发现的。也许对付一个2级还可以一试,但不是对经验老道的奈良秀树。无论如何,它给我上了一课。奈良告诉了我他知道确实能胜,他昨晚在旅馆发现的。我们与奈良共同分析了12-g8之后,黑13-12也是胜棋,10手反向防守也不行。

 

 

 

 

-, KOZHIN M. - MERITEE A., 5a-i8, 0:1(18)

Kozhin - Meritee, 0:1

  虽然我已失去了夺冠的好机会,输给奈良唤起了我的战斗情绪。6盘得4分还不算太坏。1993年我6盘得3.5分,以后我赢了最后的五盘棋。现在我同样要调整我的情绪。Kozhin在放第一子之前看起来有些奇怪,我知道他在昨晚上准备了很多,但因某些原因他没有立即开局,他很可能有些疑虑。最终,他开出疏星局,我从他脸上看出这不是他彻夜分析的开局。第5手具有挑战性,我不能拒绝下这个变化。同时Gardström对Soosõrv也下的这个5。可怜的Petter!我和Ants对这个变化分析得相当透彻,没有局面能使我们意外。9-很多可能点之一。10-很明显是一手好棋。11?-这不是Kozhin的风格。13?-要么是他不想下了,要么就是他误算了这个变化。14之后白简单胜。

 

 

 

 

 

 

R, MERITEE A. - SOOSORV A., 5a-7, 0.5:0.5(56)

Meritee - Soosorv, 1/2:1/2

  第八轮要保持精力是最艰难的。Soosõrv总是最艰难的对手。没有人比他更了解我。斜月局——理想的选择。说明Ants得到半分就很满意,同时我也清楚这个开局对付Ants确实是场硬仗。Ants确实厉害——他知道我不会去下5-g9,因为我要得到比半分更多的分,所以他精心准备了对付我下的这个第5手。为什么我下13-13?我真不知道。也许是以前这个局面很多盘的白棋没有强防,使人感到这个13手非常好的原因。14(!),我用非常不爽的神情看着这个点。我再次陷入了麻烦,我对我自己说。转换成防守太不可思议了,因此我继续着这个无助的进攻。我觉得对Ants下棋真没办法。感谢上帝,Ants没有用上他的此点最佳路线。那时候我快超时了。我和Ants都迷迷糊糊的,谁也没看到一个两手棋的简单胜:38-e7和40-d11。我下了第37手后马上看到了,可我仍没有认输。不可思议,不可思议!Ants下了38-38——看起来他太相信我了,因此他在每手棋之后没有检查是否有简单胜。顺便说一下,如果他胜了我,他可能成为第4名,我的名次将保持不变。Ants,谢谢你送给我这本不该得的半分!

 

 

 

 

-, MERITEE A. - KLIMASHIN A., 5a-7, 1:0(43)

Meritee - Klimashin, 1:0

  Klimashin是进步很快且有才能的连珠棋手。但他还是经验不足。今后要战胜他会更加困难。所以我暂时还有优势对付他。

  我下第7手时我就确信,他对这个没有准备。大多数人都不再下这个第7手了,因为6年前我就走出了这个8-8。那时用这个第8手几乎全是白胜。现在Klimashin突然下出这个第8手来对我了。我真感到惊讶。他也很了解这个变化吗?不可能,我对我自己说。我研究这个开局太多了,因此我绝不会下出错误的。1991年我就知道了我现在下的第9手是最强的。10和11手下得很快。我感觉Klimashin有点紧张,因为没必要像他这么着急。顺便提一下,在Karepa公开赛上Veidemanis对Klimashin下的第11-29是错的,是败招。12-最谨慎的一手。13、14和15显而易见的扩展。这时我用了很多时间做后面比赛的计划。我确实在努力寻找着最佳路线,最终我找到了。17、19、21和23一系列的棋实现着我的进攻计划。24!通常24-g11较好,但这里却是错招,因为25-e11、27-f12以及稍后的L7点,激活了23_21_3一行。Klimashin的直觉帮助了他,24是正确的。这时他剩下的时间也不多了。在世锦赛上几乎每盘棋一名棋手或双方都把时间用满是很平常的。第25手是必须的,目的是避免白棋的反击。尽管他不得不阻止我在右侧的威胁,他还是下出了最佳路线,做出了他的自己的一些势力。到目前为止他没犯任何错误。我心里想着通常我的对手不能长时间顶住压力,所以我预计Sasha很快就会犯错误。27之后,他下出最佳自卫的棋路-28(!)、30(!)、32(!)。尽管我仍具有优势,我的棋力却在逐渐减弱。33-33比从另一端防三要好些。我感觉36和40有些软弱,给了我更多的希望。41-有多种杀法(当然不是直接的)。他确定消除黑棋右侧的连接(黑棋下k4是很有前途的),很快下出42-42,让我胜的比预想的还容易。

-, SINYOV I. - MERITEE A., 5a-8, 0.5:0.5(134)

Sinyov - Meritee, 1/2:1/2

  从世锦赛一开始我就已经感觉到,我会胜过长谷川的,所以对Sinyov比赛之前我还有机会夺冠,条件是Kozhin赢了长谷川,且我战胜Sinyov和长谷川。因此,我应努力把握这个机会。我确定了无论如何要下攻势棋以获胜。这样即使得第二甚至第三名我也不后悔。对我来说,下这个开局Sinyov比河村稍弱。他下棋看上去没有给我制造麻烦的目标。26手后我说:“我要赢了!”。那时Kozhin很有希望对长谷川。32?我下这手的时候我想的是这盘棋的第36手下在别处。但第34手后我改变了主意,下出了36-36,我根本不应该冲32这个四而直接下32-34。我犯了致命的错误,因为这给他带来了在上面进攻的机会。搜寻正确的防守“吃”掉我很多时间。这时我没有足够的时间来集中找胜。Sinyov是个很有策略的棋手,我对自己说。56?-我对猛烈进攻失去了勇气。后来我对此特别后悔。我的过失被Sinyov变化莫测地下成了平衡局面。由第68手,我回转精力,但(噢,亲爱的!)我的时间几乎用尽了。我几乎不想就落了子。他用连续冲四来防守。95手之后已经没有了感觉,只剩下了失望。看到Kozhin最终没能赢下来而与长谷川战和时,我感觉稍好些。所以我要夺冠军并不取决于我与Sinyov的结果了。

 

 

 

R, HASEGAWA K. - MERITEE A., 5a-6, 0:1(24)

Hasegawa - Meritee, 0:1

  昨天晚上,我静下来做对付长谷川的准备,以兑现长时间以来对自己的承诺。我已对夺冠的可能说再见,开始思考拿第二名的可能性。即使我战胜长谷川,相乐对Reims必须得到不多于半分。以前,在1993年,Aldis曾经在最后一轮击败日本人(奈良)助我得到冠军头衔。世锦赛前几天,Aldis说在重要时刻他还要击败日本人以帮助我。我钦佩他的自信心。他真的象他承诺的那样,他以极佳的状态对相乐,一直在进攻,进攻的结局很快摧毁了他,相乐没能顶住压力而最终导致失误。那盘比赛证明像Reims那样的高手在国际大赛上的经验是多么的重要。日本人都惧怕他。我和长谷川的比赛结束得比人们预想的快得多。长谷川在第10轮就得到冠军头衔后下的太不认真了,因此他根本没有集中精力。尽管21-21比21-24弱得多,黑也不应该输得这么快,当然,23是一个低级错误,应该是23-h4、24-e4和25-23,这样白棋虽有优势,但没有胜。

 

  最终,世界冠军是长谷川一人。我没能在比赛后抓住他。我的“黑色日”(我输给相乐和奈良)摧毁了我的机会。也许下一届世锦赛在中国能给我上升的机会。但……又会出现危及我夺冠的连珠新“星”(Klimashin)。让我们期待至少一些老棋手(Reims、Nakamura、Soosõrv)没有很好地准备下届世锦赛。事实上,如果Reims能够找到更多的空余时间来加强练习和准备的话,他就能成为世界冠军。无论如何,我将积极地准备下届世锦赛,到那时再见!



版权所有:励精连珠教室
网站运维:励精连珠工作室
京ICP备13004522号